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常夜之国

常夜之国
换个风格,另外马戏团和贩卖会继续求点子啊,没点子不好写来着

  绿水河城城邦托兰德,王国的境内有三分之一被群山所环绕,山脉之中充斥
着永恒的夜色,所以也被称之为常夜之国。然而距今数百年前,托兰德还是绿水
河城邦中数一数二的大国,但渐渐的,这个经常强盛的王国变得越来越封闭,逐
渐脱离了绿水河的政治中心,成为了一个被边缘化的王国。外人对托兰德的印象
总是停留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巨型山脉,以及上方永远不会消逝的夜色,有人说
那是非自然的魔法现象,在这裏居住着一个古老而堕落的种族。

  年轻的领主凯恩斯坐在马车上,那是一个黑色的,样式古老但擦拭地十分光
亮的马车。由上好的木材制作,就连车身的蝙蝠和玫瑰图案也绘制得唯妙唯俏。

  对于像他这样的领主来说,这也是一个奢华的马车。但他所经过的路就谈不
上奢华了,马车行进地一处充满雾气的小道中,周围寂静地可怕,衹能听到马蹄
和轮子滚过的声音,透过车窗,四周全是阴暗的树林和深不可见的黑暗。凉风吹
过,一种寒入骨髓的凉意透过车窗,直入体内,让年轻的领主打了个哆嗦

  「似乎妳觉得很冷,当然对于妳们人类来说,的确如此。」一个高贵美丽,
穿着黑与深红镶嵌起来的晚礼服,皮肤就好像大理石般苍白的贵妇坐在凯恩斯身
边,正用一种嘲笑的语气看着哆嗦的领主。

  「不,衹是有点不适应。」凯恩斯不愿意在眼前的贵妇面前显露出软弱,无
论是出于男性的自尊,还是作为人类的尊严,都是如此。

  山路越来越窄,凯恩斯甚至有了一种正在驶向深渊的错觉,仿佛黑暗的前方
正有着一衹巨大的恶兽,张开足以吞噬一切的大嘴等待着他。然后马车就是一个
急转弯,行到一处悬崖处,车轮碾过的碎石滑了下去,过了很久才能听到碎石撞
上地面的声音。

  「我们,还有多久才到?」凯恩斯忍不住问起来,这种寒意仿佛可以将人的
灵魂冻住。

  「很快,不用担心妳现在的样子,妳并不是第一个有如此表现的人,我保证
. 」

  苍白的贵妇轻轻敲打了一下车窗,前方的马夫——一个永远披着黑袍的人放
慢了速度。然后贵妇看了男人一眼,眼中带有嘲笑。

  凯恩斯呼了口气,他不愿意被眼前这个古老种族看扁。而且,姐姐——他美
丽的姐姐曾经就在这片黑暗之中战斗过,作为一名吸血鬼杀手,猎杀过无数的吸
血鬼和狼人。

  「如果遇到吸血鬼,绝对不能慌张,他们是黑夜中的杀手,妳是逃不开那些
怪物的。妳要镇定,这就是为什麽让妳带上这些武器,用弩箭,带有祝福射穿他
们的心脏,用银制的剑刺伤他们,或是带有火焰属性的魔法道具。」姐姐是个大
美人,同时也是一个勇敢,坚强的女领主,她将猎杀吸血鬼作为人生的目标。吸
血鬼是让这个国家沈入黑暗的罪魁祸首——姐姐一直如此说道。

  「我一定要像远方帝国的龙之公女一样,将吸血鬼永远赶出这个国家。」当
听说了远方强大的帝国,一名骑着龙的红发少女用龙焰彻底焚尽了盘踞在帝国的
吸血鬼氏族之后,姐姐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她组织起一个猎魔人队伍,不断对
吸血鬼们的据点发动攻击,一度战果辉煌,但这位被称为吸血鬼杀手的姐姐,却
在一次行动中失蹤,再也没有回来。同行的猎魔人都诉说着同样一个故事,她在
战斗中支持到最后一刻,然后被吸血鬼撕开了喉咙,倒在血泊之中死去的故事。

  但不知道为什麽,凯恩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泪水,也没有痛恨过
吸血鬼。

  很快,一个巨大的山峰出现在远方,山体全是由陡峭的岩壁组成,除了正面
那条马车可以行驶的道路之外,没有其它可以行走的道路。然后是一个庞大的,
由城堡和城镇组成的城市出现在眼前,但出人意料的是,城镇之中可以看到灯火。

  「欢迎来到夜之贵族们的城市,图利斯,常暗之城。」身边的贵妇用一种骄
傲的语气说出了它的名字。凯恩斯伸长脖子,看着高耸的城墻,由黑色哥特式建
筑风格组成的冷峻墻体,上方盘踞着许多石像盘,仿佛在注视着来访者一般。

  凭心而论,这个城市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热闹一些,就好像人类的城市一样,
可以看到酒吧,商场,还有民居——当然,高贵的夜之贵族总不会把棺材像陈列
馆一样放在外面。街上的人群并不多,但仍然可见各种各样的人,应该说吸血鬼。

  就如传闻中的一样,吸血鬼对美有一种近乎偏执的追求,大街上打扫得干干
凈凈地,行人个个衣冠整齐,男性保持着绅士般的优雅,女性保持着贵妇般的气
质. 吸血鬼对音乐也有着独物的癖好,那种让人内心发寒的钢琴曲从一间音乐沙
龙中传出,声音凄婉悠长,如果是在人类的城市,就仿佛在说——这裏有个吸血
鬼。

  凯恩斯吞了口口水,马车停了下来,同车的女性以一种十分优雅的姿势下了
车,年轻的领主也跟着下去。错着灯光他看清了马夫,那是一个消瘦的中年男人,
从他脸上看不出活物的表情,至于那匹马,也好像静止了一样。

  「哦,莉娃,妳又带着人类进来了。」一年男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但仅仅
一个瞬间,凯恩斯就听到斗篷在风中翻折的声响出现在后背,然后就是一个露出
尖牙的绅士扑向自已。

  来不及反击了,凯恩斯自认为是一名一流的击剑手,但这一瞬间他才意识到
眼前面对的是怎麽样的一个怪物。姐姐一直以来都是和这种怪物战斗吗?在生死
关头他竟然冒出这种想法。男性吸血鬼长着长指甲的手抓住凯恩斯的手臂同时,
一种强大的握力就传了过来,这是与男性体型不符的强大握手。

  「住手,他是亲王的客人。」贵妇张开手,凯恩斯可以看到她发怒时的尖牙。

  然后那个绅士一般的男性吸血鬼瞪着她看了一眼,然后收回尖爪,转身离开
了。

  走开的时候,看到那个男性吸血鬼身边有着一个漂亮的女僕,然后凯恩斯进
一步发现,城市裏很多居民都有着僕人。男性吸血鬼有女僕,女性吸血鬼有男僕,
这些僕人气质明显不如吸血鬼们,虽然都长相靓丽,但从他们疲惫的脸上可以看
出他们的地位。

  吸血鬼们往往将圈养一些人类,作为他们的僕人,为吸血鬼提供服务,以及
供应献血。对吸血鬼生态颇有研究的姐姐曾经解释过,这些人类的地位就等同于
人类社会中的家畜,是可以随意猎杀和取乐的,他们最大的作用就是为主人提供
鲜血。

  不过,对于其它吸血鬼氏族来说的确如此,对于这个氏族来说,家畜往往有
另一种含义. 凯恩斯看到一名路过的男性吸血鬼牵着一条链子,係在一名美丽的
女性脖子上,那位有着黑色长发的异国女性就好像动物一样被牵着在地上爬行,
而她的身体衹觉得象征被虐的皮制紧身衣,露出了女性的下体,身上还有被鞭打
过的痕迹.

  在街角的另一头,另一名看起来并不算特别高贵的吸血鬼——换句话说就是
吸血鬼中的贱民,正将一名金发的女孩推倒在墻上,将女孩的一条大腿高高抬起,
用长长的指甲玩弄女孩的私处。在更深处,仿佛可以看到同样的人影在做同样的
事情。

  接着,他们就来到了娼馆,出乎凯恩斯所料,眼前的娼馆惊人的大,而且装
潢地金碧辉煌,将夜之贵族们奢侈的本性展露无遗,在门口可以看到各种体态的
贵妇,美女,穿着性感诱人的服装和男性进行亲密接触. 哪怕是娼妓,她们也是
上等的姿色,高雅中透露出那种糜烂。

  瑟雷特氏族——记住这个名字,他们就是盘踞在我们国家中,暗色的恶魔,
姐姐一直这麽强调. 吸血鬼在整个奥鲁希斯并不算特别活跃的种族,他们往往选
择隐居在黑暗之中,享受着夜中贵族般的生活。据记载,奥鲁希斯的吸血鬼起源
不明,存在了多长的时候也不清楚。但一般认为他们是从外界而来,这些吸血鬼
之间一共存在着五个强大的氏族,然后生活在奥鲁希斯各处。由于吸血鬼骇人的
特征,这个种族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还是遭到人类的追杀。

  五百多年前,西方同盟诸国的吸血鬼氏族遭到至高神法鲁斯的信徒们围捕,
整个氏族全部被当时的神殿骑士们亲手凈化,至此之后西方同盟诸国再也没有吸
血鬼大规模盘踞的痕迹. 剩下的吸血鬼集中在绿水河和帝国暗处,帝国的吸血鬼
氏族长年间不断引发各种各样的事件,在帝国,吸血鬼已经融入了当地的都市传
说,几百年前不乏有各种吸血鬼参于在重大事件之中,引起了人类与吸血鬼之间
的对立,直到数年前整个吸血鬼氏族被帝国重兵围剿,浴火而生的龙骑之女从天
而降,用火焰对这个氏族带来毁灭般的洗礼. 直到现在,衹有三个氏族存在,其
中两大氏族潜伏在绿水河,分别是最强大的夜魔氏族——仍然骄傲地宣称自已种
族优越性,乃是当今最强,最大的氏族。另外就是瑟雷特——堕落而欢愉的夜翅,
这个氏族是吸血鬼中的败类,以放蕩和无止尽的堕落为乐趣。第三氏族乃是密隐
氏族,最为主张吸血鬼隐密性的氏族,就连他们的所在地都没有人知道。

  对于瑟雷特的吸血鬼来说,沈迷于堕落的欢愉才是他们的乐趣,据说他们的
淫乱就连同族也看不过去。英俊的雄性和美丽的雌性,以各种另人不堪的姿势在
城中交欢,放蕩地追逐他们糜烂的本性。

  「亲王今天不会见妳,不过他让我来招待妳,英俊的男士。」名叫莉娃的吸
血鬼贵妇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凯恩斯的脸庞,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让人迷醉。无
论从哪点来看,她都是最为上品的尤物,姿色,气质和身材都有着一种能点燃雄
性慾火的能力。这让凯恩斯想起了他的姐姐,年轻的小姐姐一直都是王国的知名
美女,求婚者多到难以计数。不过作为她的弟弟,凯恩斯叫过姐姐的裸体,他还
记得他偷偷躲在草丛裏,看着姐姐洗澡,看着那雪白的肌肤,坚挺的乳房还有经
过充分锻炼,细腻又紧致的长腿,看着水珠从姐姐诱人的裸体上滑过时的魅态.
小时候开始,姐姐一直就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高贵,坚强,美丽,典雅,可是
说是人们梦中的情人,就连她身穿猎魔人制服的样子,也让人向往。

  姐姐就是死在这些人手中的……尽管从来没有看到过姐姐的尸体,但他的脑
海中无数次模拟过,姐姐美丽的身体是如何被这些吸血鬼撕开,像个洋娃娃一样
死去的样子。每当想到这时刻,凯恩斯衹觉得自已下面硬了起来。

  亲王所在的城堡理所当然妆点地极为华丽,不过最让凯恩斯吃惊的则是两排
被作为标本,以各种淫浪姿态站着的美女。伸出手,轻点她们的肌肤,除了有点
冷之外,肌肤的弹性有如活人。这时候凯恩斯才注意到,这些看似是标本的女性,
竟然全是活物。在她们的底座上,竖有她们身份的名牌,这些美女是出身在各个
年代,不同身份的女性,有一百多年前的贵妇,也有几十年前的吸血鬼杀手,更
有远方的女骑士和冒险者。但她们的容貌仿佛如同她们的身体一样,被时间静固
了一样。

  凯恩斯贴近一个美女的身体,感受不到她的生命力,但又能明显地察觉到她
们活着……就好像,好像身边的那个贵妇一样。一瞬间,一种不寒而栗的想法涌
上心头,这些人并不是活着的人类,而是被变成了容颜不老的低等吸血鬼,诅咒
让她们的美貌永远留存,但也同样让她们永生永世生活在痛苦之中。想到这些美
女要永远像个标本一样站在这裏几百年,曾经让人羡慕的美貌成为了永远可以亵
的物品时,凯恩斯下体越来越硬了。

  转过走道的拐角,是一个用餐的大厅,不过吸血食不需要食物,而是血液。

  几个僕人已经把血液倒在玻璃酒杯之中,可以看到有一个男性吸血鬼正在像
品尝美酒一样品尝鲜血。

  「这是纯正处女的鲜血,夜之花莉娃,妳不品尝一下吗?」绅士向女士行礼
.

  「不,如果我要喝的话,更愿意选择男性的鲜血,最好是年轻英俊的贵族。」

  说完,凯恩斯就觉得脖子好像被咬了一口,他伸出手,还好衹是幻觉.

  「走道上的那些……」凯恩斯还是忍不住问了。

  「就和妳猜想的一样,是氏族的展品,收集这些美丽的肉体是亲王和我们氏
族的乐趣。」男性吸血鬼温和地笑了起来,但他的笑意中包含着残忍。

  「真是,非常有创造力……」凯恩斯走向男子,眼神却正盯着房间正中央,
被像吊灯一样倒吊着的赤裸女性,她的美貌就好像圣女般纯洁,却被以最残忍的
亵渎方式玩弄着。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双腿交叉缠在灯具之上,金色的长发倒散
在空中,双眼则被蒙住,但她的身份铭牌却插在她的阴道上,又粗又大的纯金圆
酒倒插在她的阴道裏,上面记载着她的身份。那是,在托兰德被称为救国圣女的
女性,二百多年前为了拯救王国,圣少女献祭了自已,用自已圣洁的鲜血战胜了
吸血鬼的大公,挽救了整个国家。在传说中,圣处女以血制血,将自已的神圣的
鲜血作为武器打败了最强的吸血鬼大公,流干了全身的血液而死。但无论如何也
没有想到,两百年前救国的圣少女竟然会被变成最低等的同类,成为了他们的玩
物。要知道,在王国的广场上,至今还建有她的圣像呢。

  凯恩斯看着救国的圣处女以如以羞耻的样子被人玩弄,忍不住自已的兴奋之
情。而一旁的吸血鬼男性则看在眼裏,露出了同类的笑容。他所坐着的是一个圆
型的玻璃桌子,透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桌子是由三个美女支撑起来的,她们都
是全身赤裸,整个人弓着,上半身水平向前伸,头部正好可以探出来。她们中间
是唯一根柱子,分别横着伸出三根横柱,插在三个人的阴道裏,将三人连在一起。

  桌子下方就完全是三个女性,八条分开的大白腿来支撑。在每个人脖子上都
挂着她们曾经身份的铭牌。

  「这些人……竟然是,原来如此……」终于,凯恩斯明白了托兰德王国一个
至今末解的悬案。猎魔骑士团是由王国筹建的独立骑士团,虽然同样肩负着国防
的任务,但这支部队真正的目的是却讨伐国内的吸血鬼,他们装备着最精良的武
器,是名符其实的皇家军队,也是国家的英雄部队。但让人奇怪的是,每任的骑
士团团长都是年轻貌美的女性,而团长的任期都不超过三年,就会换新团长,前
任团长都因为各种原因会失蹤,虽然明面上有战死和退隐等各种理由,并且由于
王国做为背后的支撑,一般人也没有往深处去想。但看着三位女性脖子上的铭牌
上分别写着第二任,第三任和第四任猎魔骑士团团长的时候,凯恩斯才知道这些
曾经的女英雄下场是什麽,原来这些吸血鬼早就渗入了国家的内部。

  这是多麽美妙的一个现实啊,年轻的领主看着身下的骑士团长们,露出了慾
望的笑容。